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123abcd-7911的个人主页

阿晨说体育

 
 
 

日志

 
 

如果记忆不能移植  

2005-03-12 08:38: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下午,我都对着电脑屏幕的那张中国女足全家福发呆,看着那些已经蔫巴了的“玫瑰”照片,看着她们那一张张被几年风霜所洗礼的面孔,看着当年以至于现在还暗自喜欢的任立萍已没有叱咤风云的本事,看着那个当年攻城拔寨如探囊取物的韩端如今已略显迟缓,我不禁潸然泪下。

真是岁月不饶人啊,如果能够回到从前,或者说去年的0:8那一幕能够永远停留在眼前,更或许从前的屡输美国那不堪回首的往事可以重来的话,那该有多好!

毕竟那样的结果能马上刺激中国女足姑娘知耻而后勇,那样的结果可以不让王海鸣直言“只要达到了练兵目的,就算是连输三场我也不在乎。”可惜往事不可以重来。

这又让我回想起那年高考的作文题目《假如记忆可以移植》,那么假如对中国女足的喜与悲都可以随便移植的话,我一定会将喜与悲分门别类移植保存在我的计算机硬盘上,每当在深夜偶然想起的时候,尤其是当她们比赛结束该褒扬或批评的时候,我都会把它从硬盘中调出来,存储到我的记忆中,定期刷新一下自己对中国女足日渐遗忘的心态。

于是我忽然发觉,中国男足即使再不成器,再无可救药,在我心中占据的地位还是要比女足重了许多。对于中国女足,人们的记忆是不同的。中年人对中国女足从前的那种记忆已经成为老版本不可更新的记忆,那个年代中国女足是世界亚军,刘爱玲、孙庆梅等人是那一届的代表,说实话,对于那届老中国女足与最近新的“铿锵玫瑰”在我的脑海里是做了备份的,但是以概念化的方式存在,这让我觉得有些担心,我惟恐这份完整的对中国女足的记忆被我无意中突然删除,就好像心彻底碎了一样,原来对“玫瑰”的记忆失去得如此简单也还原得如此迅速,我终于发现自己脑海中所拥有的竟然不是不可磨灭的,而是可以移植的记忆。

区区的阿尔加夫杯,只不过是一个邀请赛,也许在主教练王海鸣的眼中根本不需要大动干戈,于是就有了1:2负于挪威,甚至在场面上都让人家占了压倒性的优势。接下来迎战瑞典、德国会更加难打,如果不幸真的让王海鸣言中三连败,恐怕大家对刚有些起色的中国女足的记忆都会在瞬间移植。也许王海鸣是将目光放到长远的将来,阿尔加夫杯我们可以失败,但下一届女足世界杯就在我们的主场,可容不得有半点的闪失啊!尽管目前中国女足迅速取得一些成绩也不一定能调动人们关注的积极性,但我们必须还得承认,球迷们对女足的记忆移植是同她们的成绩息息相关的。

如果真的有一天,记忆不会再移植,那将是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恐怕得等到中国女足登上世界冠军的那一天吧,不知道我们有希望没。

文/阿晨 2005年3月11日

  评论这张
 
阅读(106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